特朗普执政周年:坚守“美国优先” 加大国内分裂

2018年01月17日 07:23来源:www.ycdx.net手机版

  特朗普执政周年:坚守“美国优先”理念加大国内分裂

  2017年1月20日,美国第45任总统特朗普宣誓就任。执政一年以来,这个“另类”、不走寻常路的政坛黑马强力推进“美国优先”政策,对外退出跨太平洋战略伙伴协定,退出《巴黎协定》,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美韩自由贸易,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内在医改问题上屡败屡战,大幅收紧移民政策,推出并通过大规模税改法案。特朗普自称其政策取得巨大成功,美国国内乐观情绪高涨,信心回归。就此,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了中国社科院世界政治与经济研究所所长张宇燕研究员、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倪峰研究员和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中心主任江涌博士。

美国总统特朗普。 /p中新社记者 刁海洋 摄

美国总统特朗普。 中新社记者 刁海洋 摄

  “美国优先”政策存在争议

  倪峰认为,“美国优先”与美国历史上传统的对外政策有很大区别,主权国家强调自身利益并放在最优先位置,这是一个常识,但特朗普强调的“美国优先”实质上是把美国自身私利摆在最前面。特朗普认为,往届美国政府对外投入过多,承担责任太多,相对忽视国内建设,这种错误导致了当前美国的困境。特朗普提出“让美国再次伟大”,强调要踏踏实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把重心放在国内。特朗普认为,美国承担了太多的国际义务和责任,要往后退。这些举措,在美国内外都引起了很大的争议。

  美国国内不同团体对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一直激辩不断。大多数蓝领工人、收入中下层的人士认为,这样做符合美国的利益,这些人也是把特朗普推上台的中坚力量,特朗普兑现竞选承诺,也有助于巩固其选举基本盘。奉行自由国际主义的人士,如共和党建制派,则认为特朗普此类“美国优先”政策,损害美国国家利益,严重伤害了美国的软实力,削弱美国的世界领导力。美国强调世界领导地位,而领导地位意味着必须承担一定的责任,提供公共产品。那些利润主要来自外部的美国企业,对特朗普式的“美国优先”也不赞同,对外投入减少,这些企业海外资产的安全性将受到影响。美国舆论将特朗普划入“分裂者”一类,显示其“美国优先”政策的争议性,而且支持与反对阵营之间针锋相对,矛盾几乎难以调和。

  反恐得益于强有力班子

  倪峰认为,在反恐领域,特朗普取得了一些成绩,“伊斯兰国”恐怖组织肆虐的现象得到遏制。这与特朗普强力行动有关,但也与他在中东问题上拥有一个“梦之队”有关,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国防部长马蒂斯、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等都有很强的中东历练。在亚太地区,特朗普政府开始集中在朝核、贸易两点,后来逐步扩大,在首份《国家安全战略》中正式推出印太战略。印太战略显然不是特朗普个人的思想,而是美国战略界的共识,即在全球政治经济中心东移、中国崛起的情况下,美国必须保持在亚太的领先地位。

  经济政策提振市场信心

  在经济领域,美国经济增长提速,2017年第二、第三季度增速超过3%。专家认为,这一成绩与特朗普政府的政策有关系,但关系不是很大。张宇燕认为,2017年美国经济增长,更多的是与美国近10年来所采取的宽松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等有关,与经济周期运行规律有关。美国持续的低利率环境产生了很大的积累效益,虽然它们也会有一些负面影响,但这种积累效益迟早会发挥刺激作用。张宇燕说,这种增长也和美国的政策创新有关,近年来美国实施数量宽松政策,美联储和美国财政部以此直接介入市场,通过发行债券、买入股票等方式,较好地处理了流动性陷阱问题。

  张宇燕对记者表示,特朗普经济政策的作用,主要是在提振市场信心上。其相关政策提高了美国国内的预期,比如强调美国优先、推行税改、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措施来奖励出口限制进口等。在多边贸易机制上,特朗普政府并非只是谋求简单的退出,而是要通过重新谈判来寻求更有利于美国的条件。特朗普政府认为,世界其他国家利用了美国市场的高度开放,与往届美国政府所达成的不公平贸易条款损害了美国的利益。比如世界贸易组织中的有关差别贸易的条款,允许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享有一些所谓的优惠政策,例如一定程度的关税壁垒等。上台一年来,特朗普一直强调要打破这些壁垒,取消贸易伙伴享有的优惠政策,这些承诺和相关行动,在美国国内则鼓舞了部分企业家的信心。江涌也认为,特朗普的政策客观上也会起到鼓舞作用,一些去监管的行政行为会降低企业运营成本,刺激投资。

  对于特朗普引以为自豪的税改法,张宇燕表示,税改是非中性的政策,虽然可能会给美国民众带来一些好处,但特朗普的税改总体上是一个偏向企业、有利于财富所有者的政策。客观上,特朗普税改将在美国产生“洼地效益”,但能否带来特朗普政府预期的效果则存在不确定性。特朗普推行税收改革,客观上降低了企业在美国运营的成本,在同等的营收情况下,相当于增加了企业的利润。这样就可能吸引更多的企业投资美国,形成“洼地效益”。张宇燕强调,但特朗普的税改政策能否产生这么明显的效果,仍有待观察。比如,特朗普政府希望吸引来的投资,其领域将集中在实体经济方面,比如基础设施建设等。但新增投资的方向可能不一定如特朗普政府所期待的那样,因为当前的现实是,美国实体经济领域的投资回报率很低,这也是不少持有大量资金的美国企业不愿意投资实体经济的原因。外资能否如特朗普政府所愿,则更是存在不确定性。当然,如果投资美国实体经济比投资其他领域存在相对优势,特朗普的政府可以借此吸收一些外国资本。另一个不确定的因素是,如果其他国家也跟进美国减税,则会冲击美国此轮税改,特朗普政府所期待的“洼地效益”就会大打折扣。

本文地址:http://www.ycdx.net/gj/42779.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