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数字转型 提升确保全球网络安全和稳定措施

2018年01月24日 16:32来源:www.ycdx.net手机版

  瑞典前首相、前外交大臣,欧盟前南斯拉夫问题调解人,前南问题国际会议两主席之一

  每年,世界经济论坛都会发布《全球风险报告》,其中总结了全球专家和决策者的观点。今年,网络安全在全球关注榜上名列前茅,理应如此。2017年,世界连续发生网络袭击和安全漏洞,影响了社会的方方面面。没有理由认为2018年会有所不同。最紧迫的是,我们必须将“对网络进行治理”和“利用网络进行治理”两手一起抓。否则,数字技术所产生的机会将会因为监管和法律部门的竞争而白白浪费,最终形成新的界限和新的全球紧张状态。

 

  此外,还有一个更广泛的问题:我们以极快的速度迈向数字时代,但确保全球稳定的措施远远落后了。在诸多方面,我们的世界仍是一个威斯特伐利亚框架组织。有边界的国家构成了国际体系的基本组成部分。它们之间的互动以及它们共享主权的意愿,决定了当前世界秩序。

  但全球化已经逐步改变了基本现实。全球化的力量在一战前的几十年以来一直起起伏伏,最近则受到了地缘政治以及降低技术变革速度的力量的制约,但数字转型将推动全球化继续前进,不过是以不同的方式。毕竟,互联网的关键特征便是无领土架构。互联网打破了传统的界限,对威斯特伐利亚秩序的基础构成了直接挑战。

  这是非常具有积极意义的发展趋势,因为它让言论自由、跨境商品和思想交换更便利了。但是,和一切人类发明一样,互联网可能被滥用,网络犯罪、网络骚扰、仇恨言论、煽动暴力以及网络激进化的崛起就是明证。

  在未来几年中,打击这些滥用互联网的行为需要紧密的国际合作,以建立和执行共同规则。孤立不是出路,因为没有哪个政府能够单枪匹马解决自身的问题。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大批组织将技术界、企业、政府和公民社会联合起来。如今,ICANN(互联网名称和数字地址分配机构)、IETF(互联网工程任务组)、W3C(万维网联盟)对互联网构架提供基本治理。但网络治理要复杂得多。在这方面,机构众多,互不协调。

  说它拥挤,是因为各方为了制定网络空间规范框架而展开竞争。许多国家存在多个相关部门监管网络活动的情况。不同网站和在线服务的社区章程和服务条款相互冲突。公共和私立开发者决定着不断变化的互联网基础设施的设计。各种社会组织也在提出自己的网络原则,而国际组织则试图制定多边协议。

  说它不协调,是因为各国工作重点彼此冲突,政府间合作基本陷入停顿。更糟糕的是,不同相关利益方进行互动和制定操作方案的空间太少。

  在缺少一致框架的情况下,各国政府往往会采取短期单边措施,包括强制性数据本地化、过度的内容限制、侵入性监视等,来解决眼前的顾虑。但这样一来,它们也有可能加剧而不是减缓国际紧张的状态。

  数字治理涉及从网络安全到经济到人权的一切方面,而由于在不同的司法辖区适用哪些法律还存在不确定性,结果是所有法律的执行都遭到了削弱,所有人都因此蒙受损失。

  此外,解决一个层面问题的措施,可能很容易影响到其他层面,这意味着不协调的匆忙决策可能造成消极的后果。

  我曾经有幸主持互联网治理全球委员会,我们的2016年报告强调了这些风险,并提出制定“新的社会契约”来确保互联网的普及性、包容性、安全性和可靠性。此后的进展十分有限。由于联合国制定全球网络规则的努力遇到了瓶颈,我们必须有其他方案推动这一进程。

  幸运的是,网络空间稳定全球委员会最近发布了重要的《保护互联网公共核心倡议》。而即将在渥太华召开的全球互联网和司法会议,将为决策者提供新的宝贵机会,让其继续朝着制定解决方案的方向努力。

  这些技术和法律事宜对于全球从工业时代到数字时代的转变至关重要。要避免法律军备竞赛,决策者需要为各种微妙问题制定明智的方针,包括调查的互助框架、域名管理机构和服务提供商在治理网络人身攻击方面的作用等。

  实现不同司法辖区间的政策一致性应该是工作重点。这需要所有相关利益方进行直接持续的互动。惟其如此,我们才能建立一个保护互联网的跨国性质、保护人权、打击滥用并维持真正的全球数字经济的框架。

  2004年,科菲·安南(Kofi Annan)说,“在管理、促进和保护互联网在我们生活中的存在时,我们需要的创造力不比发明互联网更少。”威斯特伐利亚已经离我们远去。接下来会出现什么取决于我们。

  (《中国新闻周刊》2018年第5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本文地址:http://www.ycdx.net/gj/44285.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