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唱边关,风雪是边关最美的弦律

2018年10月03日 18:22来源:www.ycdx.net手机版

孔令龙(中)在老兵退伍晚会上演唱原创歌曲《士兵荣耀》 王子冰 供图

孔令龙(中)在老兵退伍晚会上演唱原创歌曲《士兵荣耀》 王子冰 供图

  中国青年网北京10月3日电(见习记者 郭凯薇 通讯员 王子冰)“兄弟,兄弟,我在这里;兄弟,兄弟,梦在这里;兄弟,兄弟,活在这里;兄弟,兄弟,爱上这里……”塞北十月,朔风回雪,素有“雪都”之称的新疆阿勒泰迎来了漫长的冬季。寒风吹过边关军营,一首如倾如诉的军营民谣飘过哨所,萦绕耳畔……

  眼前这位拨弄着吉它,半阖眼睛,轻皱眉头的战士,正坐在营区的一块石头上,让雪落满肩头浑然不觉,优雅地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歌者叫孔令龙,新疆军区某边防团俱乐部主任。入伍12年,创作了数十首边关歌曲,大部分歌曲都和边关的风雪有关,他也被战友亲切地称为“边关歌手”。

  

利用课余时间,孔令龙自学编曲知识 王子冰 供图

利用课余时间,孔令龙自学编曲知识 王子冰 供图

  世界那么大,不闯闯怎么心甘

  孔令龙喜爱音乐,12岁就开始学着自己写歌。在班里演唱后,被音乐老师夸赞了一番,鼓励他继续努力,然而当他唱给学音乐的一位邻家哥哥听时,哥哥的一句话让他至今难忘:“你太年轻,不懂生活,这样的歌谁都能写。”

  12岁的孔令龙当然不太懂生活真意。毕业后,他离开了为他规划好人生路线的父母,抱着一把木吉它开始了“北漂”的生活。“北漂”半年,创作了几十首歌,却依旧无人问津。为了活着,为更多人能听到自己的歌声,他像流浪艺人一样在街上、在桥下、在冰冷的城市中唱着无人问津的歌谣。穷困潦倒时只有两个馒头,洒上一包方便面佐料吃得津津有味。吃遍生活的苦,他依然没找到梦想的方向。终于在经济拮据和父母催促的双重压力下,孔令龙揣着一颗失落的心回到了父亲工作的新疆,没想到这竟是日后梦扎根的地方。

  作为一名退伍军人,父亲将儿子挫败的神情看在眼里,拍拍他的肩:“当兵去吧!”

  登上从军的列车前,孔令龙盯着靠在角落里的吉它流下了眼泪,他想此生或许再与音乐无缘。

  

 孔令龙参加部队的演练任务 王子冰 供图

孔令龙参加部队的演练任务 王子冰 供图

  唱响《枪与明月》 再续音乐缘

  从列兵到士官,孔令龙再也没碰过任何乐器,直到在一起训练间隙的才艺表演时,他清唱了一首《咱当兵的人》,被时任俱乐部主任的老班长慧眼发现他的好声音,没多久就被抽调到了团俱乐部准备春节晚会。

  在俱乐部工作了四年,孔令龙帮着老班长筹办了无数场演出。但真正让他捡起吉它开始音乐创作的,还是一次去图门巴执勤哨所。

  那年中秋将至,团里安排文艺演出队赶往深山中的图门巴哨所,为驻哨官兵慰问演出。那是孔令龙第一次到边防一线,沿着九曲十八弯的山路颠簸了十余个小时,抵达哨所时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提不起一点力气。本来计划的当天演出,但考虑到演出人员的一路疲惫,哨所官兵建议先休息一晚,第二天再演。

孔令龙与界碑合影,体悟边关军人的崇高伟大 王子冰 供图

孔令龙与界碑合影,体悟边关军人的崇高伟大 王子冰 供图

  当时的图门巴哨所不通水、不通电、不通暖、不通信号,时才九月气温已是零下,孔令龙睡到半夜冻得醒来,发现有战士在往室内的煤炉里加煤,边加煤边捂着口鼻,生怕咳嗽声惊醒了他们。因为住宿条件有限,演出队又有女同志,哨所官兵把房子腾了出来,全都到库房里打起了地铺。

  木质的房子只有一扇窗户,用塑料纸当作玻璃遮风,坐在床边的孔令龙透过塑料纸看着屋外朦胧的月光,思绪万千。中秋将近,月亮可真冷啊!想到这里时,他忽然生起一股想为哨所官兵写首歌的冲动。说干就干,他披起大衣,搬上凳子,掀开棉门帘走到了院中,看着月下的哨兵,琢磨起脑中若隐若现的弦律。

  第二天演出时,因为风太大导致演出中断,官兵和演员纷纷进到了室内,孔令龙说:“室内空间小,咱大型舞蹈也施展不开,昨天夜里我写了一首歌,给大家演奏一下吧!”

  看着老班长怀疑的眼神,孔令龙自信地点点头,接过了一把吉它,当那熟悉的感觉涌起,弦律在哨所里响了起来……

  “那首歌叫《枪与明月》,我把自己唱哭了。”孔令龙说,从那一刻起,他似乎找到了自己梦想的方向——为守防的战友写歌唱给他们听。

本文地址:http://www.ycdx.net/js/88200.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