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法工程师:你的一切皆在我计算中

2018年01月23日 10:00来源:www.ycdx.net手机版

  那么,算法工程师是怎样的一种存在?他们的日常工作是怎样的?算法工程师严津(化名)讲述了这个外界看来高大上又略带神秘感的工作,他每天的工作是优化算法,他感觉工作有激情。他说,还可能用算法预测股票和房价或实现智能家居的控制。

  从去年7月开始,他开始培训一位零基础的高中同学,努力将其训练为合格的算法工程师。最近他们二人就目前火热的知识竞答用算法搞了一点事情:做了一个程序,每次答题基本都能在5秒钟之内得到答案。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李 华

  严津(化名)从中科院毕业时,手上拿到多个offer,但是他选择了从事前沿的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相关的工作——算法工程师,年薪30万元左右。

  攻克难关没有捷径

  广州日报:你是中科院硕士毕业生,你的网络ID旁标注了“数学~数学~数学~”,你学的是数学专业吗?

  严津:不是数学专业,学的是计算机专业,不过研究生(专业)对数学要求比较高。

  广州日报:你是如何开始学习机器学习的?在学校时,你对算法的认识如何?想到以后会成为算法工程师吗?

  严津:研一时学过一些机器学习的课程。在学校的时候需要参加一些科研项目和发表论文,当时自己研究了一些机器学习的东西。在学校的时候,对算法有一些认识,如果没有认识也做不了项目,论文也发表不了。我们研三上学期开始找工作,当时还是比较坚定要成为一位算法工程师。我是当年9月结束找工作,没有参加校招,通过内推找到工作。

  广州日报:你现在成为算法工程师,在过去的学习经历中,你掌握的哪些学科或技能帮助特别大?

  严津:最有用的学科是计算机和数学。有计算机的知识才能把算法落地实现,数学能帮助优化算法。

  遇到的技术上挑战是编程会遇到一些bug(漏洞);数学方面可能有一些公式需要用到一些高数、线性代数、概率统计方面的知识,这还是难看懂的;还有就是英语难关,无论从开始阅读到后来写(代码)都是比较困难的。

  克服这些难关没有捷径,基本上是自己去研究,一步一个脚印去啃,其实大家都是这样。

  广州日报:你毕业后拿到了N个offer,你是如何打动这些公司的?

  严津:校招的面试有一些套路,问的问题不多,基本是那些。不同公司只面试同一个岗位,问题都差不多,只要把这些问题研究透了,还是能找到工作的。不过整个过程还是蛮辛苦的。

  模拟人脑解决问题

  如今,严津在北京众多互联网公司聚集的后厂村路的某公司从事算法推荐工作,他每天专注于优化算法,他感觉每天都很有激情。在他看来,算法无处不在:语音识别、自动驾驶、推荐(购物、新闻)……算法在无形当中影响着我们的生活。

  广州日报:你目前的算法工程师岗位主要负责什么业务?现在算法工程师是当下热门的职业,你是如何看待这个职业的?

  严津:我是负责推荐算法。这个职业非常有趣、有前景,也非常有意义。每天很有工作热情。以前工业革命解决的问题可能是通过发明一些机械去改变人的手脚(功能),比如汽车改变脚;然而现在算法工程师解决的问题大部分都是用机器模拟人的脑力劳动,比如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它分析数据(图片、文字、语音等),(分析过程)你可以想象是人眼、耳朵接收到信息,然后通过算法、人工智能引擎去模拟人脑去做一些处理,从而来解决一些简单或复杂的脑力活动。

  广州日报:在你看来,现在我们生活中的哪些场合会使用算法?你做的项目跟我们现在的哪些生活方面有关?如何影响我们的生活?

  严津:如上所说,既然它是模拟人脑,你可以让所有场景使用算法这个东西,因为毕竟生活也是通过人脑处理这些内容。比如语音识别、自动驾驶、推荐,这些都在用算法。比如推荐领域,以前的新闻是编辑推荐,编辑觉得好,推荐给大家看,现在算法推荐可以发现那些原来不受到重视的销量小但种类多的产品或服务,可以通过兴趣推荐,更多是考虑到用户的反馈,包括用户的点击和其他行为,这更民主。

  广州日报:你日常的一天的工作内容如何?平时更多的是跟算法、机器打交道你感觉如何?有什么发生在人机间令你印象深刻的事?

  严津:日常的工作是优化一些算法,我感觉挺好的,可以学习到一些知识、解决一些问题和服务用户,感觉比较有激情。

  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我调用了一个手写识别的API(应用程序编程接口),当时让一个同事体验我做的东西,他写了一个字,我都没认出来,但是机器却能正确识别,当时感觉非常惊艳,机器可能比人更了解你的意图。

  算法在迎合人们

  每一次的购买行为、阅读行为、打车行为,算法都在学习如何更了解我们,通过学习算法变得更加聪明,更加了解我们的需求。严津说,算法需要价值观,毕竟现阶段的算法还不成熟,还需要人工干预。

  广州日报:就在前几天,今日头条公布了它的算法原理,作为算法工程师,你如何看待此事?算法用以分发信息,是否需要具有价值观?

  严津:这确实是一个比较好的事情,以前是黑箱的,大家不清楚它的工作原理,可能会恐惧这个东西。现在公布了后,大家至少有一个了解,这是挺不错的。

  算法需要价值观,因为算法大部分是通过数值衡量,这对一些量化的东西才能有效。但有一些东西确实很难衡量,此时还是需要一些人为干预,毕竟现在算法还不是完全的成熟。

  广州日报:如今打车、社交、购物等,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被算法影响,算法是如何变得聪明更加了解人的需求呢?算法是在迎合人们吗?

  严津:算法是在迎合人们。算法有一个优化目标,往往是通过用户的一些数据指标来衡量,比如说,提高一些用户量、提高用户的停留时长以及提高一些点击量等这些维度,这些东西是在迎合人类。

  算法怎么变聪明呢?比如现在算法有一个目标了,它里面会用到一些数学的优化方法,然后通过数据训练得到一个更好的决策模型,通过这个流程变得聪明、更了解人的需求。

  广州日报:现在大家每天都在消费信息,很多平台都在使用算法推荐新闻,你从算法工程师的角度观察,大家是否也会受困于过滤气泡?作为算法工程师是否有能力改变这样的现状?

本文地址:http://www.ycdx.net/kj/43974.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