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方怀:研究政策加大改革 创新推动共享农庄工作开展

2018年01月27日 09:44来源:www.ycdx.net手机版

1月25日,海南省政协七届一次会议举行,公布了六届省政协提案工作情况的报告。今年参会的政协委员、政协各参加单位、各专门委员会和界别组,积极通过提案履行职能,建言献策。

汪方怀:研究政策加大改革 创新推动共享农庄工作开展

省政协委员、华闻传媒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汪方怀交出了“研究政策深度,加大改革力度 创新推动‘共享农庄’建设工作扎实开展”的提案。

一、共享农庄概念及工作进展

2017年4月,海南省首次正式提出“共享农庄”的概念,并将“共享海南农庄”确定为2017年“三农”工作的重点。

2017年6月,南省召开“以发展‘共享农庄’为抓手建设田园综合体和美丽乡村”培训推进会,会上省委副书记李军指出:共享农庄,是解决农产品滞销和价格波动、美丽乡村建设缺少商业模式和持续运营能、乡村旅游产品单一和水平较低、贫困户持续稳定脱贫致富、农耕文化传承等问题的有效举措。2017年7月,南省政府出台《南省人民政府关于以发展共享农庄为抓手建设美丽乡村的指导意见》。

从网约车到共享单车,再到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共享轿车、共享经济、共享时代……共享概念已经越来越深入人们的生活。南省创新提出发展“共享农庄”新概念,标志着乡村建设、乡村旅游经营模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领域,“共享农庄”的概念首先被乡村旅游规划接受和认同,相关“共享”新念在“规划先”,“共享”业态也正在悄然兴起。遭遇发展“瓶颈”的中国乡村旅游及乡村建设由此正在迎来勃勃生机和新的活力。

“共享农庄”是共享经济的一种新形态。共享经济(Sharing Economy)是指拥有闲置资源的机构或个人有偿让渡资源使用权给他人,让渡者获取回报,分享者用分享自己的闲置资源创造价值。共享经济的理念是:共同拥有而不改变产权归属。共享经济的优势是合理的调配闲置资源并最大化利用。共享经济的本质是互助和互利。共享经济的特质:成本低、建立连接和可持续发展。“共享农庄”就是将有条件的村庄、农场、基地通过基础设施、产业支撑、公共服务、环境风貌等建设,通过共享机制保障农民和利益相关方共享农庄收益,实现农村“三生同步(生产、生活、生态同步改善)”、“三产融合(一二三产业深度整合)”、农业文化旅游“三位一体”的一种新型产业模式。

“共享农庄”的要义是:以充分涵盖农民益的经济组织形式为主要载体,以各类资源和资本组成的混合所有制合作企业为建设运营主体,以移动互联网、物联网等信息技术为支撑,让农民充分参与和受益,集循环农业、创意农业、农事体验于一体,以农业和民宿共享为主要特征的“三农”新业态。共享农庄是新时期城乡要素双向融合互动的新载体,农村优质资源和城市资本、技术、人才的融合。

共享农庄不同于普通农庄的特点在于:1、提升农业综合效益。使农民转变成为股民、收成转变成为收入、农产品现货转变成为期货、农村转变成为农庄,实现农民增收、农业增效、农村增美、“庄主”增福。2、引领新型生活方式。共享农庄作为一种生活、一个自由呼吸的场所,是介于城乡生活之间的第三种生活方式,使城市消费群体可以暂时摆脱烦闷的日常,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田园生活。共享农庄其典型的经营方式,就是“不求拥有,但求所用”,在改变产权归属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运用土地、农房等资源的租赁权和使用权。

目前,为推动共享农庄建设,海南按照《海南省人民政府关于以发展共享农庄为抓手建设美丽乡村的指导意见》的要求,出台相关扶持政策和管理办法,选定第一批61个创建试点主体,成立了海南共享农庄联盟。各市县各部门正抓紧推进试点工作,鼓励支持试点主体创新发展,力争把共享农庄打造成乡村振兴的新载体和实施乡村振兴战的南品牌。

二、问题和困难

(一)部分建设质量高

在共享农庄、民宿建设中,有的缺乏规划,仓促上马,有的规划出现偏差,不伦类,有的缺乏远见,质高。有些建设没有真正把握“美丽乡村”建设的指导思想和农庄、民宿的特点。有的建设搞钢筋混凝土崇拜和城市景观崇拜,远看像楼盘,近看是城市的浓缩版,搞得城城、村村;有的农庄无视地貌多样性,做的都是平地规划,建设时也只能把地铲平;有的规划公司了解省情县情,没有驻扎蹲点,不了解乡村,与农民沟通够,出现“水土不服”、“样貌像”、“风格和”等情况。

(二)缺乏特色产业支撑

农庄规划与建设缺乏特色业态,没有产业支撑。农庄的农村特色、地域特色、民族特色浓。农庄没有本地特点、风格、气魄,没有因地制宜、突出个性,没有结合当地特色餐饮、特色风味小吃、特色手工艺品等相关特色业的发展,没有让消费者体验到具有当地特色文化的农家风貌。在资源、客源市场方面没有形成相互带动、相互补充。

(三)土地政策有待进一步明确、具体和完善

共享农庄的载体是农庄,农庄是“居所+农地”、“生活+生产”的结合体。没有居所的农地称不上农庄,更谈不上共享农庄。根据现有政策建设共享农庄居所的土地只能是利用村庄整治、宅基地整理等节约的建设用地和四荒地、厂矿废弃地、砖瓦窑废弃地、道改线废弃地、闲置校舍、村庄空闲地等,或利用农业基地内农业附属设施用地,利用基地已有的建设用地。按照上述用地规定,农庄建设的数多少、规模大小、建筑体、产业特色等都受到建设用地的严重制约,特别是在基地开发模式中建设投资较大、具有品质及规模效应的农业科技园区型、文化创意型、景区型共享农庄就比较困难。虽然政策允许用农业设施用地,但体有限(不超过基地面积的5%),而且还只能建临时建筑用于农业生产,能用于农业观光旅游等经营性用途。这样的农庄无论是对投资主体或者是农庄共享主体来说,都存在较大风险,缺乏吸引力。

(四)资金投入足问题

由于缺乏综合条件好的基地以及相应的好项目、特色项目、高大上项目,缺乏具体可操作配套政策,目前共享农庄还处在小打小闹状态,没有大资、多渠道资金投入。

(五)人才紧缺问题

共享农庄应同于传统的小农经济,需要依靠现代科学知识、技术与人才。由于种种原因,目前共享农庄未能有效吸引人才扎根落户、建功立业,特别是缺乏领头人、经营管人才及专业技术人才。

(六)政策落实问题

本文地址:http://www.ycdx.net/ys/4482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