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情趣用品的姑娘们

2018年01月30日 14:37来源:www.ycdx.net手机版

  2017年4月,在上海举办的第二届中国成人产业高峰论坛上,主持人吴么西幽默的开场白,让会场气氛轻松起来。吴么西继续戏称自己,除了“性工作者”,她的另一个身份标签是——混迹在直播和微博的十八线网红,没有锥子脸和魔鬼身材,却长着充气娃娃一般姣好的容颜。

  吴么西没有提及的是,她还是四川师范大学性教育方向的90后硕士研究生、性健康文化传播公司“新金赛”的联合创始人。

  像吴么西这样年轻貌美、高知有才且热衷进入两性行业的女网红创业者,还有很多。前几年名噪一时的马佳佳已淡出公众视野,而李熙墨、吴小飘、魏道道等正渐入佳境。

  数据显示,中国有1.8亿名未婚成年人,其中性障碍者和性亢奋者规模庞大。21·京东BD研究院发布的报告也称,至2020年中国成人用品市场规模为90亿美元。

  因此,以吴么西们为代表的“性工作者”有着广阔的市场空间。与传统的“成人用品店”不同,她们对性有研究有热情,在销售产品的同时传播专业的性知识与开放的性观念,从而也获得了比单纯的商人更大的成就感——她们认为自己推动了社会进步。

  创业家&i黑马深入采访了吴么西、李熙墨、吴小飘、魏道道这四位女性创业者。你能看到她们如何进入情趣行业,如何成为网红,如何被用户信赖,以及,如何勇敢地对抗非议和骚扰。

  一、殊途同归

  2012年夏天,传媒大学90后学生马佳佳于毕业当天,与她的男性闺蜜合伙在学校门口开了家成人用品实体店“泡否”。她是“互联网思维”制造的一颗流星。

  吴么西与马佳佳同年本科毕业。“泡否”在北京开张的时候,1700多公里之外的成都,吴么西决定升学深造。

  吴么西本科专业为旅游与酒店管理,没想到被分到研究性学的导师门下。“刚开始我觉得很委屈,怀疑自己是不是在面试的时候表现不好。毕竟别的老师都是研究国际政策、外交关系这种看起来高大上的方向。”

  几个月后,吴么西跟着导师去武汉参加全国师范院校性学研究骨干培训营,对性学的认知发生了反转。

  她接触到很多“顶尖的性学研究老师”。大家从生理、心理、审美、社会等各个角度讨论“性”,她之前的认识太狭隘了。

  “这种感觉,就像你的世界的窗户一扇一扇被打开,充满了激情和震撼。而且,我真的是进入到性的领域以后,才知道我们的性知识有多匮乏。”这次活动为吴么西日后创业埋下了伏笔。

  大众性知识匮乏,正是英国海归研究生李熙墨入行的契机。

  2016年3月,她在知乎上看到一个“如何达到性高潮”的热门提问。她发现,提问的人是男生,回答的人是男生,点赞的人也绝大部分是男生。“大家好像都很自嗨的样子,但从女生的角度来看,回答中介绍的方法全是错的,这不是坑人吗?”

  李熙墨从小特别喜欢跟别人讨论两性话题,但一直没有冲动面向大众写科普文章。看到这个提问后,她忍不住了。

  李熙墨在知乎写的第一篇科普文章主要是结合自身的经历,讲如何减轻女孩在初夜时的疼痛。这篇文章发出后迅速获得了上百条评论和数百个点赞,李熙墨的粉丝也从数百涨到了数千。大家对她观点的认可以及她对大家的作用,给李熙墨带来了成就感。

  在这篇文章中,李熙墨还谈到自己小时候无意中自慰,被作为妇科医生的母亲发现和严厉批评,意识到“挠痒痒”的愉悦感竟跟男女之事有关,而男女之事竟和“龌龊变态”有关,感到羞愧难当,一度觉得全世界找不出第二个和她一样会干这样“猥琐之事”的不正常的女孩。

  很多女孩跟帖表示自己有类似的经历,还有人直呼“终于找到组织了”。也是在那个时候,李熙墨觉得,性科普这件事情很有意义,而且需要有人敢于站出来。

  和李熙墨的背景类似,吴小飘也是一名英国海归研究生,母亲是全科医生。用吴小飘的话来说,“小时候看多了人体解剖学彩图,对探索人体一直很有兴趣。”可以把她的创业视为“探索”的继续。

  相较于吴么西的科班出身,李熙墨、吴小飘的从小热爱,魏道道选择两性行业创业的动因相当直接:可能很赚钱。

  2014年下半年,25岁的魏道道成为一名卖情趣用品的微商。按照她的说法,2014年是微商兴起的元年。那一年,魏道道明显感觉到微信朋友圈越来越多人通过熟人社交关系卖面膜、减肥药、服装等。

  “你刷着刷着朋友圈,突然有一条广告进来了,而不是你刻意去某个网站找的。”魏道道惊讶于微商的逐渐萌芽,并认为这是一个趋势。她从咨询公司辞了职,想进入这个行当“尝试一下”。

  卖什么呢?魏道道没有做深入的市场调查,但她坚信的一点是:要卖别人不卖或者还没卖的东西,才有竞争力。她想到了情趣用品。“我应该算第一个卖情趣用品的微商”,魏道道说。

  二、网红女boss的诞生

  “年轻貌美、高知有才”,行业又如此特殊,不想当网红都很难。

  知乎上的文章小“火”后,不少网友希望李熙墨能回答更多问题。

  “在知乎回答太费劲了,不如拉个群。”李熙墨曾经为母亲所在的医院运营过母婴社群,之后又在一家母婴创业公司负责市场的同时兼做社群运营,算是有点经验。

  李熙墨的想法得到了同事波波安的认可,后者当时的身份是那家母婴创业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波波安见证了李熙墨在知乎上的成长,同时也看到李熙墨还没有足够的勇气踏出创业的那一步。

  李熙墨承认,“我虽然是一个相对特立独行的人,但多少还是会受到别人的影响,以至于有时刻意掩盖自己真实的一面,不自信。”

  “这个时代需要一个李熙墨出来。” 波波安给李熙墨打气。她还用实际行动来支持——这两个同龄的90后女生合伙创建了“熙墨实验室”品牌。

  到2016年8月,李熙墨在知乎已拥粉5万,微信公号也有3万多人关注。两人注册了公司,还拿到了某知名天使投资人的投资。

  魏道道卖的第一个细分品类是安全套。她在原厂家原包装的基础上加上自己的创意,做二次包装——把普通包装做成巧克力、奶糖等造型。“既新颖,又可避免携带上的尴尬。”

本文地址:http://www.ycdx.net/ys/4527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